NC管理系统 OA办公系统
员工风采
陶芬诗词
作者:淘米 来源:原创 日期:2017-11-02 12:00:00 浏览:817

青花瓷

 

哪只手握过你

哪只手把你握得生疼

又是哪一只手  爱你  疼你

携你  阅读春秋

 

翻过风月

泥瓦匠被轻轻唤醒

 

我在纯色里  清理灶台

你依旧荧荧生辉在

三餐之外

 

打开了就关不上

 

你常说  打开了就关不上

比如花朵  雨滴

潘多拉盒子

 

我想成为山那边的一片云

成为塔尖上晃动的露珠

 

你有些忧郁

多不切实际  你说

不如对坐  发呆

成为隔壁那对老夫妻

 

我还是想念雨滴  露珠

想念那些不着边际的美

 

你更加忧郁 

想找到更为恰当的说词

可你还是说

有些东西打开了就关不上

比如你爱我

 

与一朵雪花相遇
恰好的午后
恰好
我与一瓣梅
描朱唇
恰好的几滴雨
你快速斩断了北方
我们环佩叮当
在一张
南国的宣纸上

 

玉水寨看虹鳟鱼

 

雪山很高  虹鳟很高

我很低 

 

在玉水寨

我看虹鳟是佛

 

在束河古镇  任意一个餐馆里

虹鳟挂在墙上

 

在诱人的美食图片里

欲从盘中飞出

 

极美

极让人发慌

 

 一场小雨

是否这样一场小雨就是我的需要?
是否我就能从中找回丢掉一季的词语?
你向我走来  隔着玻璃
我是否要在这场小雨中制造一次混乱
点燃篝火
让瓦罐里的水任意流淌 
让紫色的花在水瓶里任意开放
绸缎般的香气从窗缝溢出
没人知道一只蝴蝶的心慌意乱
我刚低下头
你就义无反顾的   侧身而去

 


指甲油

它就是一团
在指尖舞动的烈焰  
瞬间覆盖  沉积在深处
顽固不化的泥沙
我不止一次 
翻动手指
它就是我攀枝花一样

火红的青春

 

西门老路

西门老路
在呻吟中变老  在不甘中寂寞
在寂寞中败退
在人群中  在车马中  
在走过的牛羊中
在破损中
她哀怨  无度
她用折断的肋骨  溃败的肌肤
昼夜  祈求复活
在弄出响声的那个夜晚
她不知道
她多么像弃妇


桂花雨

 

我爱你们

爱你们乳白细碎

爱你们枝简蓬动

 

如同小时候爱一头长发

爱一朵山间幽兰

 

不拒接死亡 

正如我不拒接坚实的生活

 

你看  那一地白

致死不愿把一次飘落

说成别离

 

 


 

做火车

 

树后的景  景后的窟窿

窟窿里的飞鸟

在奔跑

 

我揣着姓氏  揣着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

在奔跑

 

车厢内

部分人沉沉睡去

 

而我

需要在这金子般的原野上喊

使劲喊

喊醒一些事物  和我奔腾的血液


十年

不过是一场前赴后续
滚动的红尘
不过是一张苦逼的脸
孕育着另一张
另一群  然后
就有了一大群
荒凉的荒废的惊恐的脸
被风  凛冽地吹着 


柿子树

它主人  去年死了
它却活得  像个勤奋的孤儿
饮天上的雨水
吃风送的肥料
开花  结密密的果
在那个荒芜的院子里
自己燃成一把火 


地衣

生命一直存在着
只是头颅朝下
隐蔽  伪装
隐蔽成枯草  朽叶
隐蔽成不动声色的尘埃
在万物之下  缝隙之缝隙
等芦花飞尽
等万物沉睡
等你躯体燃为灰烬
我着绿衣
灵魂附于宇宙
在一场盛大的雨雾中
进行一场举世无双的反扑 


石头马

梦里  石头马被捂热
被捂活
捂成热血沸腾的马匹
眼睛
比月光柔软
比石头坚硬
比星星闪亮
我骑上它  疯了似的跑
跑过内心的泥塘
鬃毛倒立  信马由缰


 



下了一点  就不下了
地上没有白
我猜  天上的雪
肯定在我小时候  就已下空了 
所有的白  也都倒空了
因为那时
天空和大地  人和人  和神
都是  拧成一根绳的

 

 

冬日暖阳

我一笑  它就扑过来
在我耳朵  脸颊  头发上打滚
它真会投机取巧
像我顽皮的小女儿
这是一个被阳光牵制的下午
我被牵到晒场上唱歌
我被牵到田地里
拔萝卜  摘黄瓜
我被牵到五彩石的夹缝里
掏出一只偷懒的小螃蟹  
  我是多么愿意  被牵着
仿佛天伦之乐

 

 

 别墅区2号楼

缀满阳光的圆形屋顶
金色墙壁  粉色围栏
朱红的门
像幸福光影  折射到
弯曲的木质楼梯上
我想知道
主人的茶具和茶水  餐桌  
以及床铺   床铺上的蝴蝶
是什么样子
每当这个时候
就有一个自闭的女人
透过窗户  
仔细数天空飞过的鸟

 

擦玻璃

那时  擦得很认真
擦得明镜如水
擦得黑白分明
擦得  接近心
后来  就慢了  就倦了
就让蒙尘的灰  挡住了光
后来  就在这黑白混淆的时光里
习以为常  随意而安

 

白蝴蝶

你真的惬意这样的旅行?
没有定数  没有终结
美丽孤傲的白翅膀
找不到百花生处  
你会丢掉几个季节和春秋?
白蝴蝶
是不是只有孤独的飞?

 

立夏

我穿长裙  草鞋
或光脚
我在田埂上  来回走动
独自看河水翻白
我靠着一棵缅桂树
疲惫的  睡着了

 

青葡萄

喜欢顺着阳光  从侧面
看她模样初长成
这时
她楚楚动人
隐于藤间探头探脑
这时
你若动手  撩开绿叶
她就会抽身
如跳动的小圆球  滚滚而出
这时
她没有暴躁的小脾气
她小心翼翼  暴露几颗青春痘
这时
你若大胆  咬了她
她会毫不吝啬
给你完整的  酸与涩


桃花

是这样的
我会飞檐走壁
倒挂金钩
我会十面埋伏
 投石问路
我会轻拿轻放
抽丝剥茧
我是妈妈的淘气鬼
东风送暖
轻叩门环
我动了初心
  趁着月色怡人
我先微微撩起粉纱半缕
然后  再玉面红腮
着华衣  玲珑心
玩一回群芳妒
然后  我会邀上众姐妹
跳艳舞
一扬眉
就把春  吹破


桃花,在一次洗浴中降生


面霜   粉底   腮红
唇油   睫毛油   指甲油
比对  描画
每画一下   肌肤就鲜活一次
不只是这些
桃花还有闺中秘方

透骨草   苦艾  当归
苦艾祛风散寒
当归温经养血 
反复蒸煮服用
肌肤就会饱满
昨夜 
风从南面过来   凑足了雨水 
一场春雨   漫过小溪
漫过桃花的肩胛骨
桃花  
在一次洗浴中降生 

 

草在长
  
1
给你钙质
给你雨水
给你温暖的小床
给你电闪雷鸣
长你的鼻子
长你的牙齿
长你的嘴巴和嘴唇
给你苦口良药
一定要长出心
长出翅膀和眼睛

2
这是一个  家族式的
集结号
不用语言  次序
甚至不用小手牵大手
在乱石  夹缝  屋顶
涤荡洗刷
停不下来了  
它们  
大有围城之势
3
天已经够蓝了
又多了绿
这无限美好的夏  

天恩浩荡
你有多美  它就有多美
我忍不住
张开双臂  

 

读你的

1
走进去   以自由的方式逗留
你怎么也不会知道
你轻易就把我的孤独  揉碎在你的诗行中 
月光一样向我走来
我没有拒接
我抓住细小的东西   盘根问底
越是盘剥
你的诗   就越是那么的像我

2
今天运气不错
与一位水一样的女子相遇
她不说话   背对我
用肢体写诗
我一激动   就跟着摆弄
一不小心
我也成了   水一样的女子

3
坦白的说
有时候   我真不想读你的诗
你诱使我
明修栈道   步步为营
实则   我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4
你要我
到你的田地里造房   滋养情绪
云雨之后
就自愿为妻

5
大街上  我一个人读你的诗
起先  读得很大声   后来
我怕别人说我是诗人
就缩小了
小声的   小声的读

 

作者简介:本名陶芬,笔名淘米,矿业公司职工。云南曲靖人,现居楚雄。有诗歌散文发表在【诗刊】 【星星】 【诗潮】 【边疆文学】 【百家】【滇池】【南方文艺】等省内外刊物。

通讯地址:675000

云南省楚雄市十四冶二井司  陶芬   电话:13987087723

上一篇: 致煤矿工人
下一篇: 骄阳肆虐挥汗水,十里便道撒青春
Copyright © 2017 云南建投矿业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滇ICP备17008348号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
友情链接:快赢彩票官网  顺发彩票官网  万利彩票平台  博乐彩票注册  迅雷彩票官网  万利彩票官网  顺发彩票官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